505彩票

烟花,散场

8.4爱情故事 阅读
  “公子,醒醒”,在轻柔的摇晃中,挣扎着睁开早已被血迹弄得不堪的双眼,仅仅是一晃而过的一抹蓝色身影留在了此刻的记忆中。
  
  梦中,孤剑奋斗,在刀光剑影中带着秘密死里逃生,可是忽然间,刚出虎穴又入狼窝。大片的沙漠,炙烤着疲倦的身体,而早已饥肠辘辘的土狼,伺机而动,短短距离的嚎叫,血液都在沸腾,用尽自身最后的力气厮杀。因为明白,短短几句话却牵连着多少人的身家性命。当领头狼的血盆大口出现在眼前,口腔着腐臭的味道散发在空气中,黏稠的唾液滴落在脸上,绝望似乎在这烈日中越来越弥漫。
  
  “啊!”睁开眼,早已大汗淋漓,原来只是噩梦一场,不,不是噩梦,只是再一次回到了那个绝望的时刻。可是眼前陌生的茅草房是哪里,屋内收拾的极其干净,又散发着浓重的药草味,却不刺鼻,反而说不出的好闻,正当疑惑油然而生时,门口传来清脆的风铃声,迎门而进的是一袭淡紫色麻布衣的姑娘,模样好生俊俏,年龄与他似乎相差无几。姑娘轻启朱唇,“醒来了,这位不知如何称呼的公子,先将药喝了”,声音很是极其悦耳,却音质雄厚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  
  “这是哪?”
  “山间药庐”
  “为何我在这?”
  “公子这问题甚是奇怪?自是采药偶遇。”
  “感谢姑娘对在下救命之恩!”
  “莫要感谢,谢谢你自己强壮的身体,五日之后就可恢复与之前相差无几,这几日先在这里休养。”
  
 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更何况又有救命之恩,姑娘虽看似冷淡无情却有一颗难以察觉的炙热赤子之心。
  
  早晨,微光还未筛进窗棂,又见到救他之时的那袭蓝意,背着小小背篓进入了山间,直到晌午过半,透过窗户望见姑娘缓缓而来,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时,午餐已做好端了进来,她也早已不是早上那身蓝衣,她应该很爱干净,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。下午时分则是她研究医术的时刻,有时候拿着一封可能前人留下的信吧,抿着嘴巴,皱着眉头,有时又急匆匆的的在纸上写着,她专注时的样子,很是迷人。短短几日的相处,却像过了一生,不愿离开,在这座孤山的庇佑下,死里逃生的他再一次感觉到了温暖,小时候的屠杀恐怖记忆似乎也在慢慢被封藏起来。
  
  “姑娘,大恩不言谢,在下以身相许”
  “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好了便可离开”
  “我可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,而是在告诉你,我跟定你了,哪都不去”
  “那我走”
  “哎,不管了,不管了,你走到哪,我就在哪”
  
  她嫣然一笑算是有了一个交代了吧,孤单沉默的日子渐行渐远。
  
  他说,第一眼就知道自己躲不开这个结,负伤而来遇见你就是说明上苍给与他重新的人生。
  
  她说,你就仅仅是眉宇间有些浩然正气而已,而表面就是孤独的冷漠者,却不料,还有痞子的一面。
  
  他们在夕阳的余晖下相依相偎,一切都是新的,没有过去,只有未来,不需要他人的考验,山盟海誓上苍替他们守护,山为媒,树为证,明月为伴,见证他们的叩拜。
  
  桌上的出现一把镶嵌小宝石,纹络清晰的雕刻的精致匕首,打破了三年的宁静时光,微笑着两人做饭,又幸福的共进晚餐。她知道他要离开了,要去完成他曾经丢弃的使命,眼泪就在他吻了眉梢后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就默默地躲眶而出。留下的除了记忆就是一柄龙纹古铜剑,她认识这把剑。
  
  繁华的街头,宁静的院落,兜兜转转,终于要为秘密做最后的守护了,也可以为那年惨案报仇雪恨了。扎着小辫的姑娘出现在他所做的茶楼旁,一纸书送他到了宁静的夜色中,寅时到了,明月湖,不见不散。当初的刽子手怎么这么的温柔防止对待这次的血腥。
  
  朦胧的夜色笼罩着着白衣出现在他眼前,竟是她,相濡以沫的枕边人,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被崩溃的境地,比离开时更心痛,撕心裂肺的痛。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?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?他似乎在用尽全身力气在咆哮这个问题。泪水从她的眼光中缓缓流出,嫣然一笑的面庞到底隐藏藏了多少他不知道的故事,就这样最后一次拥抱她,死去的亡灵总的需要交代,一把利剑就这样带着无法言喻的痛楚准确无误的扎进了她的心口,“对不起,我还需要守护更多与秘密有关的人”,她轻轻的如同以往一样抚摸着他似乎一下子就苍老了不少的脸庞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。他的吻还没有落到额头,她就这样放开了曾经许诺要牵一辈子的手,所有的记忆都飘落在悲伤的空气中。
  
  天空中忽然下起了雪花,一阵阵音乐传了过来,从远远而来的是一轿子,为首的少年将他推搡了过去,将她放在了花车灵柩上,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走了过来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深厚的功力,却未见他动手,只是摇摇头对他说,“你配不上她,因为你没有对她完全信任,我终究没有赶上,你还是用你的怀疑杀害了你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儿。孽缘呀!”
  
  千方百计终于见到了当时轿中的那位姑娘,才知,自己的妻子才是萧坊的主人,为解开当初的灭门惨案,在山中偶遇搭救他,为了让他和所有人安全,她偷偷地进行这一切危险,愿意我很快就要过着桃源生活,匕首的出现,隐世生活又受到了威胁,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,还有与秘密有关的人。孤身一人前去结束这一切,却不料自己也将不久人世,看到他,却因为受伤严重无法解释,还有孩子,匆匆终结这一生。
  
  他去了哪里,无人知晓,只知道那座孤山中有了一位医术精湛的少侠,最爱到后山吹奏萧曲。一剑一情,一生一世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作者有话说】hello,我是离夏也是程潇漪,我是一名倾听者,让故事有听成为文字,我的故事你的青春
延伸阅读
美文控爱情类赞榜本周推荐榜本月推荐榜绝品美文爱情故事
7大编辑(1名推荐、6名通过)
评论(说两句?
〆浅忆°
2017-09-13 20:35 3星通过
一剑一情,一生一世。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