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5彩票

桃花笑,美人殇

9.5爱情故事 阅读 [绝品]
  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映红了谁的粉面,撷一丝韶光,使眼波流转,只无人与看!
  
  “莞儿,莞儿……”
  
  我好像又听见他的声音了,734年来,再无人这样唤我。在这蓬山之上的十里桃林中,我是一个孤独的隐者,再绚烂的桃花也解不开我无限的心事。他们都称我“桃莞上仙”。
  
  半年时光,于我是永恒的记忆,于他,再长也不过一生,死后便可解脱,彻底忘却我。而我,是永不能忘的。
  
  那年,我仙身未成,尚是在天台山上修炼的桃花精。千百年来吸尽日月光华,才始有灵识;又千百年后,仙术大进,却迟迟不能飞升成仙。所幸那时不是太寂寞,有一只峭壁上的松鼠常来伴我。
  
  她因额前花斑如水波,而唤作翠湄。我与她日日相伴,一同修习术法。生活得淡然安宁,闲暇时一起嘻戏山间,颇得其乐。可我一心想要成仙,翠湄却不同,她更贪恋凡尘。
  
  有一天,我与翠湄在松巅吹风,忽见山中来了两个年轻男子,姿容颇为出色。这天台山本就广袤危险,少有人来,更不说如此的深入的险峰。
  
  翠湄好事,用了术法探听他们的情况,得知他们是入山采药的。由于她的极力怂恿,我每天又多了一件事情,就是去松巅漫步。如此,我的飞行术倒是日有长进。
  
  他们几乎日日都来,也偶有不来的。翠湄也有时化了真身去寻他们玩耍。她喜欢绕在青衣身旁,却对白衣不大理睬。而我每每看着,反而觉得白衣俊秀许多。
  
 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他们三儿(二人一鼠)混得越发熟捻,青衣有时会给翠湄带吃的,那丫头越发没了规矩,用在修行上的心也渐少了,倒是吃得有些圆润。我每每取笑于她,她都只是撒个娇蒙混过去。我也不真追究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。谁曾想她的追求终有一天不仅牵连到我,还成全了我。
  
  “莞姐姐,不好了不好了,出事了……”许久后的某天,翠湄急匆匆地跑来我跟前。
  
  “怎么了,来,慢慢说。”我扶她坐下。
  
  “那两个人,那两个人恐怕不好了,我,我今天看到他们额上发黑,怕是……”她没有再说下去,满脸却出现难受的样子。
  
  我道行比她稍高一些,又比她诸多努力,又怎么会连两个凡人的运道也看不出呢!
  
  “湄儿,你要知道,我们虽有术法,却万不可逆天而行。所以,那两人的事,不要再管了好吗,答应姐姐。”
  
  “你,你都知道了?”她看着我试探地问。
  “嗯。”
  “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……”翠湄没有再说什么,我却看到有两股清流从她眼中滑落。妖,是天生不会哭泣的。
  
  那日,白衣青衣在山里迷了路,我像往常一样在松巅看着,却不能为他们指点一二,救他们于水火。翠湄把自己关了起来,不吃不喝,不眠不休地练功。整整十二天,我看着他们身陷困境,我知道,还有一日,还有一日他们必死无疑。
  
  可就在这天,我去找翠湄的时候,却发现她了无生机,大有走火入魔之势,无论我说什么都不能唤醒她。
  
  “湄儿,湄儿……”眼看她就要走进极端,我不得不说出了最不愿的话,“湄儿,你醒醒,快停下来,姐姐可以救他们。”
  
  果然如我所料,她听到这句话终于有了一些清明,艰难地扑进我怀里。
  
  “姐姐……”声音里辨不出是悲伤还是喜悦。
  
  我为她疗了伤,又喂了些吃食。翠湄终于看着有了些气色,就迫不及待地问我要如何解救他们。我们商量了一晚上,最终决定既然世上不容他们,那便把他们留在这世外的山中。
  
  第二天,翠湄按着我们的计划,化了真身去将他们引来,使其看见岩壁上的桃实,从而险中求生。这就是我的计划,不直接救他们,也不让他们回到凡间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
  
  他们吃了我的桃实,恢复了气力,就想着寻路下山去,可是怎么能呢。于他们到溪边汲水的时候,我与翠湄故意顺流放了许多美食,他们果然追寻而来。
  
  “刘、阮二位郎君果然寻来了!”翠湄巧笑着道,“只是怎么来晚了呢!”
  
  青衣白衣互相望一眼,白衣恭身道“在下刘晨,这是我的兄弟阮肇。敢问姑娘如何认得我等?”
  
  “你我有缘,自是识得。”翠湄笑盈盈地回答,眼神却是看着那阮肇。
  
  “噢,不知二位姑娘芳名?”
  “妾乃宋氏翠湄,这是表姐陶莞。”
  “二位姑娘有礼!”
  
  我看见刘晨的眼眸中映着我的身影,神情让我想起三月的花开。
  
  “二位公子路途劳顿,不如随小女子家去稍作歇息。”我担心翠湄说出什么不合理法的话来,会吓到他们,只得开口道。
  
  “对啊对啊,快走吧!”翠湄不由分说地拉着青衣走了,我和白衣只得无奈地相视一眼,然后跟了上去。
  
  事情固然是一开始便计划好的,屋舍人家都有,宋氏、陶氏归隐山中,父母前不久病逝,只余我姐妹二人相互扶持。
  
  晚间,我与翠湄备了酒宴款待他们,又留了他们宿寝。也许如世人说的那样,我们太过凉薄随意。可我是妖啊,只需要达到目的即可,又何必管方式是什么呢?
  
  很久以后,我才明白,我或许当初是这样的,翠湄却不是,她早已陷进了红尘俗世的情爱之中。是我,亲手把她送上了绝路。
  
  由于我们的苦苦挽留,他二人最终答应留在山中。这便是我最美好的时光的开始,也是悲伤的开始,离别的开始。
  
  虽然我时刻告诫自己,我是妖。但日日夜夜地与刘晨相处,我修炼成仙的愿望反而日益减退。竟然觉得如果不能成仙,便一直过这样的日子也好。
  
  我们如寻常人家一样耕织渔牧,日出而作,日落而栖。
  
  我记得他说,莞儿,莞儿,我抓到了好大一条鱼;莞儿,你看星星多漂亮;莞儿,你怎么不吃啊;莞儿,你在想什么?莞儿,我们在庭前种上桃花吧,这样来年花开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看,一定会很美的;……我记得他说过许多许多的话,记得他牵起我的手时的柔情;记得他的怀抱的温暖。那时我尚不懂爱,只懂贪恋。
  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眼中的忧色渐深。我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时光逝水,总是匆匆。我知道,他要走了。而我,挽留不住,只能假装无事与他送别。
  
  “莞儿,等我回来!”他临别时对我说,像一个郑重的承诺。
  
  “好,我等你。”我不觉自己也落下了滚烫的泪水,我知道,他再也不能、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  
  阮肇和刘晨一同下了天台山,以为只是暂时的离开,看看他们牵挂的人世便可回来相守。岂知这一走开,就成了生别离,死相隔。
  
  我知道,世间已过了182年。可他们不知。
  
  后来,我偷偷地下山找了阮肇。他一副颓丧的模样,见到我的时候有些欣喜,转而又有些恼恨。
  
  我不管他的表情,将怀中的东西塞进他手中。
  
  他一看之下却是有些吃惊,那不是以前自己上山采药时常来玩耍的松鼠吗,自己与翠湄在山上住了半年,一直也不见它。怎么今天会出现在这里,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
  “翠湄呢,怎么没和你一起来?”
  “翠湄?她不是在你怀里吗?怎么还来问我!”我冷然道。
  “这,,,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还能说什么,你二人早就该死了,若不是翠湄,你以为你今天还会站在这里吗?我与翠湄为保你们性命,不惜逆天行事,留你二人在世外仙山,殷勤相待。你不仅不思感激,反而天天想着回来。若不是你,翠湄怎么会惨死。”我终于还是没忍住自己的怒火。
  
  “可是翠湄,怎么会是只松鼠呢?”阮肇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,翠湄怎么就死了呢。翠湄……
  
  “翠湄不姓宋,她是日日伴你的松鼠,是执意救你的傻瓜,陶莞也不是陶莞,而是桃花精。怎么,你怕了吗?”我阴森森地问他,声音是自己也分辨不出的喜怒。我也不知道,陪我那么久的翠湄,怎么就这么死了。
  
  “我不怕,我从我回来的时候,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般人。只是,翠湄是怎么死的?”阮肇忍着悲痛问道。
  
  我本不欲告诉他,因为我一直觉得翠湄会死,都是因他而起,如果不是他薄情寡义地离开,翠湄又怎么会如此。但看他极力隐忍的悲痛,又想起翠湄临别的话。
  
  “世间万物皆有灵性,可吸日月精华,修道成仙。但飞升成仙之前须经五霆雷劫,受得过便可成仙,受不过的轻则重伤,重者身亡。翠湄因为想下山追随于你,在修行未满时提前引动了雷劫。却在经历时未能集中灵识,从而重伤身亡……”我机械地说,努力让自己忽略掉死的是翠湄。
  
  “翠湄说,她想和你在一起,永永远远地在一起。所以,我把她送来了。”我没有再等他答话,径自走开了。
  
  我独自回到天台山收拾自己碎落的心情,直到世间的两个月过去了,我又一次下了山。我想,我该去看看他了。上次,因为翠湄的事,我有些迁怒于他们,是以并不曾找过他。
  
  也许是我来的时间不好,也许是我来的时间太好。两个月,才不过两月,他就已有新欢了吗?那么曾经的柔情算什么,曾经的誓言算什么?我没有再流一滴眼泪,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,和别人拜了堂,成了亲。
  
  按说阮肇和他那么好,没理由不来参加他的婚宴,可我却一直未看见他。于是找了个人寻问,才知他居然于某天就消失了,从此不知所踪。算算日子,正是我离开后的第二天。
  
  我忽然间觉得,我的下场比之翠湄还不如。其实,我这次来,不过想看他一眼,就是怕自己和翠湄一样,惨死于雷霆之下,却连心爱的人也见不到一面,却原来,所有都是我的一厢情愿……
  
  那天,我没有去见他,就那样看着他,一直到夕阳暮落,我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天台山。只知道我一直求而不得的飞升时机已经到了,原来我一直的遗憾,只因未历情劫。
  
  五色雷劫一道道劈下,我却无心躲避,就那样生生地受着,身体和心里都疼到了极致。
  
  我醒来的时候,已是在蓬山之上。一个白发须眉的仙尊告诉我,我已是仙身了,他就是救我回来的人,我现在的师傅。
  
  我伤好之后,把天台山上的桃树都移了来,就成了这蓬山之上的十里桃林。734年来我一直住在这里。
  
  “莞儿,莞儿?”
  “嗯,啊,师傅,”我从思绪中醒来,看见云游的师傅站在面前对我笑,“你回来啦!”
  “莞儿,师傅有话对你说。”
  “嗯。”
  
  他扬起衣袖虚空拂过,画面中,一个男子春游途经城外,与少女相遇于桃林之下……画面一幕幕浮过,女子奄奄一息地在床上躺着,男子不停地痛哭。
  
  “他,是刘晨?”我试探地问,有些不敢相信,师傅的意思是……
  “莞儿,师傅希望你能完成心愿,真正地顿悟、解脱。”
  “您是说让我……?”
  “嗯,去吧!”师傅和蔼地笑着,朝我挥了挥手,我渐渐失去了意识。
  “绛娘,绛娘醒了!”再睁开眼时,我已是绛娘,老父和崔护看到我醒来皆是喜极而泣。
  
  不多久后崔护行聘娶我,我的婚后生活一直和乐美满。唐德宗贞元十二年,他赶会试,获进士及第,外放为官,仕途一帆风顺,官到岭南节度使。一生为官清正,政绩卓著,深受百姓爱戴。
  
  在凡间48年后,我又回到了这里。不论结局如何终归是经历了,好的坏的不过一个轮回。到最后,我都只是这蓬山之上十里桃林中的桃莞上仙。
  
  不论一世相逢,十世相逢,都只是一场如梦的烟萝。终究我不是一个凡尘女子,纵然能陪你一世,能陪你十世,也不陪你永生永世。
  
  从此,我回到高处。每年为你开遍三月桃花如锦绣,十里春风尽相思。只盼你能在凡间觅得知心女子,世世平安喜乐。
  
  刘晨番外
  
  也许,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,你不是一个凡人。哪里有凡人长得如此明艳呢?莞儿,莞儿,我终归不能陪你看桃花盛开,不能回到你身边了。
  
  你与阮兄说的话我都听到了。
  
  莞儿,我连独自守着相思和爱慕的资格都没有了,我根本不敢想象,如果你也像翠湄一样,我该如何……
  
  所以,我绝不能给你任何念想,莞儿,于你,我是一个负心人,于她,我亦有所亏欠……
  
  可是我并不后悔……莞儿,我不后悔!
延伸阅读
美文控爱情类赞榜本周推荐榜本月推荐榜绝品美文爱情故事
32大编辑(10名推荐、21名通过、1名不通过)
评论(说两句?
雪无痕【拒聊】
2015-10-24 21:38
5
唯美文也!堪比蒲松龄如何?
作者哈哈,你的喜欢就是我的荣幸。感激不尽*^_^*
风火临宸
2015-11-25 23:02
2
一场凄美的人妖之恋!恋过,爱过,不问对错~~~
听海
2015-11-15 08:10 4星推荐
1
题材很好,看了好几遍,作者可以写成小小说,那样会更好一点
作者嗯啊,很多人这样说😁
冰天
2015-10-27 22:46 3星通过
1
文章改写为短篇小说,或许会更好。
莲韵
2017-07-28 08:33
1
意犹未尽,带有点凄美,还想看~
作者故事一直在心里,从来不会完😃😃😃
张炜杰
2015-11-13 23:42 4星推荐
1
故事写得挺好的,推荐阅读!
匿名网友
2015-10-25 18:33
真心好看。词语运用的很恰当,值得一赞,值得一看!
【洛知秋】
2015-10-25 18:48 3星通过
很感人的故事,希望作者继续写下去。
作者可是这已经作为一个完整故事了呀
【洛知秋】那好吧 有点可惜的
作者嘿嘿,剩的空间自己脑补😁
千年♛狼妖♬ ♬
2015-10-26 21:06
留有念想!使人久久回味!写的很好!
猜您喜欢